2015年12月23日 星期三

求學在外,做好獨立的準備

對一位初次到國外遊學或留學的學生而言,心態的調整是十分重要的。如果沒有準備好會吃苦或學好獨立的話,出國遊學就會很受挫。因為不管遊學機構安排的再完善,行前說明再怎麼詳細,人生地不熟的到了異地還是會有很多與實際發生的狀況不一。這時候靠的就是自己應變能力和樂觀的心態。

不過這也是調整公主病的一種策略,我建議想要治這種病的人及其父母都值得一試,因為到了當地,不管發生什麼事,再怎麼生氣或耍賴,最終還是得靠自己解決,試著自己處理看看,你會發現其實沒那麼難,獨立生活的成就感也就來了。像我女兒在家連煎個蛋都不會,到國外求學之後,竟也學會好幾道菜餵飽自己,還得意地拍照與我分享。可見人的潛力無窮,只是有沒有環境機會發揮而已。所以我會建議初次留學、遊學的人出發之前最好調整好心態,「凡事自己來」的決心是一定要有的。

我的遊學初體驗也是狀況連連,剛抵達機場就碰到該接機的人沒出現,加上我手機落地不通連絡不到人,當下時刻也得要自己想辦法到住宿處。如果你當場驚慌失措,或是打電話回台灣也緩不濟急 (何況台灣可能是半夜),何必驚擾別人,當下自己解決較快。

隔天上課我又錯過要帶領新生去學校的人,所以我完全不知道宿舍到學校的路和交通,後來打開地圖研究坐捷運或巴士和走路時間一樣,於是決定走路,但第一天上課又怕遲到,決定堵在宿舍門口問每一個出門的學生有沒有舊生到我的學校,終於被我問到了。但我這個路痴又連著幾天一直迷路,也得靠自己一直問路人才得以解決,總之所有事情不可能如計畫般順利,持什麼心態很重要。倘若你希望一切有人照顧,有人可以依賴,那可能失望更大,倒不如當下解決。

我聽說有留學生一到當地學校,出了狀況就抱怨遊學機構服務不周或學校安排不當,也有父母馬上打電話到學校抱怨,施壓要學校特殊解決,我認為這樣做都很不妥,因為父母的介入其實剝奪了子女獨立學習成長的機會,非常可惜。我們當然可以向學校反應遇到的現況和需求,但不是客戶老大心態。有時候是學生自己心態上期望太高,沒有做好自已獨立面對生活的心態,以至於發生了狀況期待有人處理而已,當他覺得無以依賴的時候,才會激發潛力解決。

所以求學在外,先做好獨立的心理準備, 將生活上面臨的各項問題當成自我鍛鍊的養分,這樣求學生活才會真正成長。

2015年12月11日 星期五

學語言,開口就對了

最近有機會到倫敦遊學兩週,採訪了EF 倫敦羅素學院的Director Ewenlin 詢問她有關學語言的關鍵以及她對於台灣學生和其他國家學生的不同。由於她教學經驗和主持倫敦這所最受學生歡迎的留學機構已經超過七年,經驗豐富,她寶貴的分享,我也深有同感,我想對於想出國留學或遊學的學生應該有很大的幫助。

她表示「自信」兩個字是最重要的。「自信關乎你不怕說錯,你不怕被笑,你很自在的表達,你也願意敞開心胸傾聽、接受不同的人,你沒有主見」。她覺得只要願意開口,敢溝通,語言一定會進步,問題也都會迎刃而解,同時很容易交到朋友,展開美好的學習旅程。「每個人的個性特質也會影響到學習效果。積極、樂於溝通的人學習速度較快,害羞保守的個性就速度較慢」她說。

在她的印象裡,亞洲學生是比較慢熟的,他們一開始都很害羞、靦腆、靜靜地觀察整個情勢,不隨便開口。她說,「我們老師必須要很有耐心地慢慢地引導這些學生,讓他們安心,等他們熟悉了環境,他們才會放心說話。在學業方面,來之前他們的線上考試分數都不錯,有的甚至很高,但是一到學校口試的時候卻又不敢開口,因此口試分數不高,會影響到分班的程度」。

我自己也發現不同的民族性在個性表現上是有些不同。譬如說拉丁民族就比較外向、熱情,很會用身體語言,因此很容易跟別人打成一片,語言溝通上進步很快。但亞洲學生就相對保守沉默,因此膽子大的個性就佔了很大的優勢。

Ewenlin觀察道,「台灣學生基本上都很有禮貌、很客氣、會打招呼,會謝謝老師和教職員,也經常帶家鄉的禮物來送我們,讓我們都覺得很窩心,這是優點的部分」。但另一方面,台灣學生也是比較害羞,太在意自己的文法對不對,發音標不標準,不敢大膽的開口,因此進步的空間就比較慢」。她再次強調,「其實真正溝通的時候,沒有人會在意你的文法或發音,只要你願意嘗試說出口,就算用單字,加上身體語言,大家都會了解。語言本來就是溝通為主,文法和發音只是加強或是想更上一層樓到專業程度,所以那不是主要,最重要的還是開口講才最重要」。

我了解台灣學生的心理障礙,台灣的教育加上環境的使然,我們怕自己英文不夠好因此不敢開口,可是你越害怕,越往後縮你就會越沒自信,別人也不知道如何跟你相處。Ewenlin建議突破障礙就是給自己打針,反正出門在外,別人也不認識你,譬如說設定好目標,每天找陌生同學說話練英文,每個人都是對象,微笑問候然後自我介紹是開端,於是別人就有回應了。

學語言,豁出去開口說就對了!

2015年8月24日 星期一

可以哭,但是不要停留太久

女孩,我不會要求妳不要哭,不要難過。妳在我辦公室講到傷心處哭了起來,我知道妳想到家人忍不住掉淚,我只能遞張面紙說,「好好哭吧,哭完我們再來談」。

喜怒哀樂是人性,人在傷心難過的時候總不免掉下淚珠,甚至泣不成聲。雖然在職場,專家認為不宜太情緒化,不要在主管面前哭,但是我覺得違反人性的都不必太在乎禮教,只是不宜過久,負面情緒先發再收

所以有人在職場上忍不住哭了,會常聽到旁人說,「不要難過了」或「不要傷心了,要看正面」。但是這些話語在當事人聽起來並不會真的好過。我認為情緒發洩是一個療癒的過程,該哭的時候就哭,該難過的時候就難過,不要壓抑。只是情緒不能太過,哭過了,難過完了,就要啟動復原機制,讓自己快快回來,不要沉溺在悲傷的情緒中。快速復原才是我們要鍛鍊的能力。

走過低潮一個過程,因為受傷的人都需要一點時間療傷,去經歷那個痛,所以會難過、會低潮、會悲傷,然後經過一段時間後再擦乾眼淚,重新出發。所以不需要在受傷的當下就馬上叫他人堅強的站起來,這有點強人所難。

所以孩子,失戀了,我知道很難過,很苦,我不會叫你不要難過,不要悲傷,不要哭。我知道,那也是生命一個很重要的「經過」。但是哭完了還是得過日子,工作還是要做。整天情緒不好,不但自己不好過,別人也不知怎麼面對你,所以還是得想辦法讓自己回到正常生活,然後看著那個傷痕變成了美麗的疤,只是印記,不會再干擾你。

我知道受傷的苦,知道那個沉溺在裡面的悲,有時候自己都不想讓自己走出去,像個無形的拉力將自己往下拉。於是我漸漸開始練習,療傷的過程不要拖太長。所以剛開始我會盡情的發洩內心的不舒服,會哭,會睡不著,會找人談,會把自己關起來,直到自己覺得夠了,就說「你(負面的情緒)走吧,我要回來了」,然後把精神放在接下來該做的事情上,現在越來越知道如何管理自己悲傷的情緒,也越來越縮短傷痛的時間。同樣的,高興的事也一樣,無須得意太久,免得樂極生悲。

像我以前常掉東掉西,尤其是錢包或是重要的東西總要懊惱好幾天,怨自己怎麼這麼倒楣,或生氣自己怎麼這麼不小心,情緒就停留在自責中。現在可能自我生氣一下,馬上就想下一步要該做什麼,趕快打電話報失證件、信用卡等等,然後就想以後要注意什麼事來預防相同的事再發生。這是一個好好的練習,這樣我的精力就放在接下來的事情,而不會停留在懊惱的情緒當中。

比較大的傷痛像母親的往生,有一段時間我感到好失落,好難過,夜不成眠,原本想請個長假療傷,但是最後打消念頭,讓自己還是回到生活正常的軌道,一樣的上班,一樣的開會,有空時用音樂、文章和日記寫下對母親的懷念,藉由文字慢慢地和母親道別,也是自癒的過程。

所有的傷痛、難過都會過去,所有的疤痕也都會結痂,時間有時候是一帖良藥。但我們都要培養一種能力,就是往前看,讓日子回到正常的軌道,讓生命自己去找出口。

生命,是流動的,接受,走過,感激,放下,一切皆會變成生命更厚實的力量。

2015年8月19日 星期三

別當粗魯的大嬸

很多女人大概過了更年期之後,身體的改變加上賀爾蒙的缺乏,聲音和體態本來就會有越來越中性化的趨勢,但是很多女人更是自暴自棄式的不再在意自己的打扮,覺得反正已經是名符其實的歐巴桑了,也沒什麼好打扮的,於是變本加厲的不修邊幅起來,不僅越來越沒有女人味,甚至行為上還有一些粗魯。

不修邊幅或許是個人選擇,我也沒意見,只是可惜了女人的優勢,可以讓自己美麗的機會卻隨著年紀邋遢起來,不施胭脂,頭髮凌亂,穿著拖鞋上街,公共場合上講話大聲,不在乎形象,有點可惜。但是對人行為和粗魯這件事,我就不能苟同。

有一回我上了公車,不久之後,一位大嬸提了一袋東西上來之後,就瞪著坐在靠近車門位置的一位年輕學生一直看。這位大學生顧著滑手機,所以也沒有注意到她的眼神,於是這位大嬸就故意用身體逼近他,以引起他的注意。這位大學生後來大概感受到有壓迫感了,才抬頭看了她一眼,這位婦女就用極憤怒的眼光瞪著這位大學生,這個孩子有點不解就朝著她問,「怎麼了?」沒想到這位婦人馬上怒氣衝天的說,「我就看你什麼時候會看我,什麼時候要讓位。」這位年輕人有點被嚇到的就趕緊站起來跑到後面去了,於是我仔細的看了那個位置並不是博愛座,而這位大嬸四肢硬朗,年約五、六十歲左右,不到需要非讓坐不可的條件,但是她一副倚老賣老的樣子令人傻眼。她坐定之後,還不斷的碎碎念,「這些年輕人越來越不識相,越來越不懂的敬老尊賢。」

是的,讓位是美德,但並不是義務或責任,是要基於別人的意願,不是強迫式的。年輕人讓座是美德,被讓坐的人至少說一聲謝謝,而不是一副理所當然的索取,況且非博愛座,有什麼道理非要人家讓不可。

無獨有偶,我又碰到一次在公車上,另一位大嬸要下車,因為手上提了兩袋東西有點重,所以她要司機等一下,並且對著正好上了車的一位女學生說,「妳幫我把這袋提下去!」這位女同學有點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楞在那裏,問「妳在對我說話嗎?」這位大嬸就說,「我不對妳說,對誰說?我叫妳幫我把這袋東西提下去!」命令的口吻讓人不舒服。

我看一堆人都擠在門口,於是我將她那一袋東西拎了起來說:「我也要在這站下車,我幫妳提吧!」下車後,我就將她袋子交給她,不想再幫她多提一步,一位視別人的幫忙是理所當然的人,是不會激起旁人的熱心的。

這兩位大嬸看起來都是知識份子,因此氣勢上非常的理直氣壯,一副覺得年輕人需要教育、訓誡的樣子,但是她們都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斥責別人的模樣,多麼的不可愛,不讓人尊敬,連想同情她們年長的想法都不見了。

女人,年紀大了千萬不要讓自己變成了面目可憎的大嬸,優雅、禮貌一點的女人還是可愛多了。

2015年2月16日 星期一

享受老去

記得還是小女孩的時候總希望總自己快快長大,尤其是二十五歲以前老覺得時間過得太慢,恨不得長大成為成熟的女人,進了職場喜歡穿套裝裝老,怕被別人看成幼齒辦事不牢。快到三十歲時卻開始緊張,希望快快把自己嫁掉。三十歲以後面對那些剛畢業剛進入職場的年輕妹妹,不知不覺的倚老賣老起來,進入了所謂半桶水響叮噹的無知自大。四十歲以後日子過得特別快,開始希望時間留住,擔心美好稍縱即逝,一直到四十五歲之後,才明白人生很多事情不可逆,年齡刻劃所帶來的經驗與成熟,五十歲後真正開始享受每個年紀所帶來的美好。

其實我們人一出生落地就開始老化了,我們都是在逐漸老去的過程。年輕的時候擁有纖細的身材、細緻的皮膚、姣好的容貌,但卻智慧不夠、信心不足、經驗匱乏、視野未開,容易壓力上身,做錯決定,徒增很多煩惱,有些是更是無法回頭,不堪回首。然而人生就是錯中學,能夠在錯誤中學習不貳過,重新站立起來的就算是長了智慧。學不會的就得再次犯錯,傷痕累累,直到學會為止。這就是人生的功課,每個人功課不同卻都躲不掉。然而當我們終於學會了,卻已經逐漸老去,此時我們變得成熟、凡事了然於心,知道如何判斷,如何管理自己情緒,如何活得自在時,身體卻逐漸衰老,青春不再,體力不再,這是人生的公平與不可逆。

青春既然留不住,就讓我們好好的活一次,活得精彩,活得燦爛,這是唯一我們能為自己做的。而那些學到教訓,不再犯錯,長了智慧的人,在不同的年紀才會散發出一種智慧的美。隨著年齡的增長,智慧的美勝過了青春的美,越陳越香,透露一種隨緣自在、從容不迫的風采。所以人生要跨越年齡或身體帶來的衰老,唯有就是從自身經歷的每一天學習成長,讓成熟與智慧發光發亮,才能不懼怕青春的流逝,享受熟齡的精彩。

年輕的時候衝動、易怒,傷害人而不自知,曾經因為全班討厭一位老師,身為班長的我以為伸張正義是一種勇氣的表現,於是跑到老師面前用言語羞辱他,說了讓老師難過的話,然後掉頭就走,這件事情老師從未跟我計較過,還是耐心的教導我,長大後回想起來,深覺年輕的意氣真是幼稚與無知,後來與老師失聯,變成我心裡的遺憾。

歲月教導我們從無知到了然於胸,年齡就是一切的紀錄。如果我們歷經了這麼多年還學不到智慧,那年紀就是一種災難。還好大部分的人經過了歲月的洗禮,知道強求不能圓滿,計較無法快樂,長了智慧的歲月像一輪明月高掛天空,清澈而明亮,無忮而無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