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8日 星期日

感受父親滿滿的愛


一個下著綿綿小雨的午後,我的父親被兩位妹妹攙扶著從台北坐高鐵到台南,再換計程車到達佛光山南台別院,此行唯一的目的地,就是參加一個畫展,他大女兒人生中第一次的畫展。

我的爸爸今年八十七歲。隨著年齡的增長,漸漸的重聽和行動遲緩,體重過重,壓得他的膝蓋疼痛不已,加上全身其他的病痛令他非常的不舒服,因此除了不得不的醫院行程之外,他已經很少出門了,更別說從台北到台南。

但是自從知道我在台南開了畫展,他就嚷嚷著要到台南看我的畫展,終於找了一天週末,兩個妹妹放假陪著他一起到台南參加畫展。而我因為現場有活動,得早早出門無法跟老爸同行。

到了畫展現場,他在一幅畫的前面停住,佇足好久看著入神,那是一幅名叫「父愛」的畫作,一位父親背著年幼的女兒在肩上。
妹妹在旁邊逗著老爸,「你以前有這樣背過我們嗎?
「你們小時候哪一個人沒被我這樣背過?」,父親認真的回答
「你們小時候又矮又小,每次戶外有野台戲的時候,還是得坐在我的肩上才看得到表演,但是我有五個小孩,只能輪流背你們了。」,老爸很嚴肅的回答。

這時我的眼眶已經有點泛紅,爸爸還是入神的看著這幅畫,告訴妹妹要買這幅畫。
 「老爸你不用買,我可以送你,等辦完畫展沒人買的話我就送你。」,我說 
父親,「不行,萬一被買走了怎麼辦?」
父親歪著頭問妹妹這幅畫多少錢,妹妹小聲地在他耳邊說了畫作價錢。
父親說,「那我再加兩萬。」,爸爸耳朵重聽以為是要競標
妹妹調皮地又跟他開玩笑 ,「你可能還是買不到。」
「那你去查查我銀行還有多少錢,我再加碼!」,父親有點心急地說。

我對妹妹使了個顏色,要她別再鬧了,趕快上前告訴老爸,「你放心好了,這幅畫我誰也不賣,就只賣給你」,老爸這才放心用力點點頭說好。看到他稍稍喘息的口氣,我的淚水早已在眼眶打轉。

我請父親在購買單上簽名,我決定完成這個儀式,這個儀式對我非常重要,透過這個購買儀式的過程,我接收到父親滿滿的愛,我會永遠記得這個畫面,記得父親滿心期待的來看他女兒的畫展,又滿心期望的支持女兒的畫作。

父親一輩子是個老實不擅表達的人,他有四個女兒一個兒子。以前母親還在世的時候,我們兒女總喜歡黏著母親,說悄悄話,如影隨形,經常忽略了父親。父親一輩子公務員,卻默默的為家庭經濟付出養活五個小孩,也時常幫忙身材嬌小的母親做許多家事,這在當年看在其他兄弟和鄰居的眼中,老覺得父親不爭氣,不應該做女人的工作,然而老爸為了家庭,默默的承受這一切責難。

我突然一陣鼻酸,他這輩子從來沒跟我們小孩說過一句「我愛你」,然而這幾十年來滿滿的愛,只要在關鍵時刻他總是護衛著我們,不曾缺席過,小時候天天騎著破舊腳踏車輪流接送五位小孩上下課,輪流扛著五位小孩在肩上看戲,輪流幫我們送便當,許多愛就這麼自然地流露出來,不需要言語,只是默默的做著。

在完成整個儀式之後,我給父親一個扎扎實實的擁抱許久許久,他曾經壯碩的身體,在我的擁抱下突然感覺是無比的脆弱衰老,我又是一陣鼻酸,喃喃的說「老爸,好愛你」。

2019年8月9日 星期五

旅行的必要


翻開護照裡面蓋滿了戳章,每一個戳章都代表了一次流浪,或者一次的冒險或是一次的自省。為什麼要旅行?有時是為了工作,有時為了團聚,有時只是想體驗,更有時候是不需要任何理由。

旅行的意義之於每一個人都不同,就算同一個人而言,每次旅行的意義也都不盡相同。對於我而言,旅行是一個過程,是一個讓心流浪和回家的過程。透過這個過程,我才明白自己的匱乏和充足,明白自己的渺小和強大。

每次旅行回來之後,總會帶回一些收穫,除了行李多出來的紀念品,更奇特的是腦和心都長出了一些新的東西,開始有些細微的感受慢慢的消化,然後接下來的生活也展開了一些改變,我喜歡旅行歸來帶給我的啟發,也喜歡歸來後給我靠岸的安心感。

慢慢地我發現旅行,對現代人而言是一種必要,它已成為生活的一部分。沒有旅行,我會不知道我有多渺小,有多無知。沒有旅行我不會知道台灣的好、台灣的可愛。沒有旅行,我不會深刻感受家的重要,家人對我的意義。沒有旅行,我不會理會自己的幸福,我不會知道世界上有這麼多和我們不一樣的人類,我不會有寬廣的世界觀,這些旅遊的經驗和體驗,慢慢增加我之所以成為今日的我的厚度。

年輕的時候,經常為了工作而旅行,在有限的時間裡,只記得機場、會議室和旅店,經常一覺醒來不知自己身在何方,那時候的旅行沒有靈魂,因為只有腦的思考,沒有與自己的對話,相對的對於當地城市也沒有情感。年長之後,知道在工作之餘多留一兩天來認識一個城市,讓自己有多一點呼吸的空間,開始了有一些欣賞和體認,體會旅行的意義。

現在離開職場之後,比較有自主性的時間,會想辦法Long stay在一個城市久一點,體會當地居民的生活的方式,對於我個人的成長和歷練也非常的多,尤其眼界打開之後,生活豐富度增加了,胸襟也隨之變得開闊,開始懂得用文字和影像紀錄生活,與家人、朋友分享一些旅行的樂趣和觀察。

獨自旅行雖然好,自己也能獨樂樂,但是現在的我更喜歡跟家人一起同行的旅行,這種旅行最放鬆、最自在,也最有回憶。家人一起去拜訪的城市,一起經歷生活的感覺,爾後看照片和對話的回憶是共有的。現在兒女長大了之後,更想抓緊這樣的機會,因為他們有自己的人生,自己的規劃,也較少有機會與父母一起同遊,家人旅遊更顯珍貴。

有一陣子家人移民到溫哥華,我一個人獨自在台灣工作,那時候心裡的寂寞和孤獨無法言語,所以那時候的我非常頻繁的往來台北和溫哥華之間,對我而言,那不是旅行,那是回家。

我終於了解,家人在哪裡,家就在哪裡。旅行千萬里,無論流浪到那裡,因為可以回家,可以靠岸,可以有家人團聚,才讓旅行充滿意義。